大地之殤-飛灰處置亟待規范

一、飛灰是危廢,毒性危害大

飛灰是垃圾焚燒廠煙氣凈化系統收集而得的殘余物,屬于危險廢物(HW18)。

在垃圾焚燒產生的各種污染物(煙氣、滲濾液、爐渣和飛灰)中,飛灰的處理難度和危害都是最大的。飛灰毒性危害極大,其含有最毒的無機物“重金屬”和最毒的有機物“二噁英”。

飛灰中含有最毒的無機物“重金屬”,常見對人體危害最大的5種重金屬:鉛、鉻、汞、砷、鎘。這些重金屬在水中不能被分解,與水中的其他毒素結合生成毒性更大的有機物。

重金屬對人體的傷害常見的有:

鉛:傷害人的腦細胞,致癌致突變等。

鉻:六價鉻有強氧化作用,所以慢性中毒往往以局部損害開始逐漸發展到不可救藥。經呼吸道侵入人體時,開始侵害上呼吸道,引起鼻炎、咽炎和喉炎、支管炎。

汞:食入后直接沉入肝臟,對大腦神精視力破壞及大。

砷:會使皮膚色素沉著,導致異常角質化。 

鎘:導致高血壓,引起心腦血管疾??;破壞骨鈣,引起腎功能失調。

飛灰中含有最毒的有機物“二噁英”——二噁英包括210種化合物,這類物質非常穩定,熔點較高,極難溶于水,可以溶于大部分有機溶劑,是無色無味的脂溶性物質,所以非常容易在生物體內積累,對人體危害嚴重。它的毒性十分大,是砒霜的900倍,有"世紀之毒"之稱,萬分之一甚至億分之一克的二噁英就會給健康帶來嚴重的危害。

二噁英除了具有致癌毒性以外,還具有生殖毒性和遺傳毒性,直接危害子孫后代的健康和生活。因此,二噁英污染是關系到人類存亡的重大問題,必須嚴格加以控制。國際癌癥研究中心已將其列為人類一級致癌物。1988年世界衛生組織推薦二噁英類毒物的日容許攝入量(TDI)為1~4pg/kg體重。2014年我國產生飛灰約400萬噸,2020年飛灰年產量將達1000萬噸,其中二噁英的總量將達到20kg以上【如不妥善處理,意味著數億人將受到二噁英危害,后果不亞于霧霾】。

二、中國特色的生活垃圾焚燒飛灰,毒性危害更大

中國特色的生活垃圾焚燒飛灰,毒性危害更大。這是因為:

1、中國的垃圾在源頭上不分類;

2、中國飛灰最大特點是氯含量高;

3、重金屬二噁英極有可能隨垃圾滲濾液【有機物】進入地下水。

中國的垃圾在源頭上不分類。垃圾分類,指按一定規定或標準將垃圾分類儲存、分類投放和分類搬運,從而轉變成公共資源的一系列活動的總稱。分類的目的是提高垃圾的資源價值和經濟價值,力爭物盡其用。我們每個人每天都會扔出許多垃圾,你知道這些垃圾它們到哪里去了嗎?大量的垃圾常常被簡易堆放或填埋,導致臭氣蔓延,并且污染土壤和地下水體。

我們國家的飛灰最大特點是:氯含量高。這種富有揮發性和干擾性的元素含量甚至可以高達30%,世界罕見。而中國的餐廚垃圾等導致飛灰中氯含量更高。餐廚垃圾(廚余垃圾)包括剩菜剩飯、骨頭、菜根菜葉、果皮、等食品類廢物,經生物技術就地處理堆肥,每噸可生產0.6-0.7噸有機肥料。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固體廢物污染控制技術研究所首席研究員、所長王琪說: “中國人的生活垃圾中含有大量的氯。一方面,我們用的塑料中含氯多;另一方面,中國人吃飯口味重、食品含鹽量高、食品殘渣又特別多,這就造成了生活垃圾中的氯含量相應提高?!备鶕h保組織“自然之友”的報告,中國普通家庭廚余垃圾的重量在垃圾總量中所占比重極大,約為60%~70%。

垃圾飛灰中的重金屬二噁英極有可能隨垃圾滲濾液【有機物】進入地下水。垃圾滲濾液是指來源于垃圾填埋場中垃圾本身含有的水分、進入填埋場的雨雪水及其他水分,扣除垃圾、覆土層的飽和持水量,并經歷垃圾層和覆土層而形成的一種高濃度的有機廢水。電子產品在內的生活用品大量運用金屬材料,給生活垃圾帶來了大量重金屬,其中絕大部分都和氯反應形成金屬氯化物,氯化物難以揮發,最終濃縮到了飛灰中。

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固體廢物污染控制技術研究所從2008年開始,利用自行研發的填埋場防滲層滲漏檢測技術,對北京、天津、重慶、浙江、四川、安徽、河南、山東、云南、貴陽等10個省市30余家生活垃圾及危險廢物填埋場防滲土工膜(HDPE膜)完整性開展滲漏檢測調研工作。通過調查發現,所有填埋場防滲層均有嚴重的滲漏現象,對周邊地下水的環境造成了嚴重污染。

三、生活垃圾焚燒飛灰進入填埋場,值得商榷

垃圾焚燒產生的飛灰總量巨大,我國僅2014年1年就產生了400萬噸飛灰。然而,由于缺乏可靠的統計數據,歷年來我國垃圾焚燒飛灰真實的無害化處理率不得而知。但是根據清華大學劉建國教授的估算400萬噸無害化處理率不會超過10%,這就意味著飛灰已經成為生活垃圾焚燒全過程污染控制和風險管理中最為薄弱的環節。

中國城市建設研究院有限公司總工徐海云表示,“十幾年來,真的能夠定期檢測飛灰中二噁英以及飛灰浸出液中危害成分濃度的垃圾焚燒廠又有幾家?監測做不到,等于沒有管理。即使有監測,也很難體現公平?!奔词购笃诒O管加嚴,對飛灰前期處理過程嚴格控制,是否就能保證飛灰處理的安全性?威立雅環境服務中國總經理周小華認為應當打個問號?!暗侥壳盀橹?,對于飛灰固化螯合,還沒有足夠長的時間來驗證其重金屬二噁英是否不滲出,再加上目前市場上的螯合劑提供商水平參次不齊,如果再加上監管之流于形式,這個條款是有風險的?!睅啄陙淼膶嵺`表明,部分重金屬(如鉛)難以穩定達到入場標準,且重金屬固定主要依賴有機或無機螯合劑,長期固定效果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另外,在現實條件下,飛灰中的二噁英含量不可能頻繁地取樣檢測,也給標準執行和環境監管帶來了較大困難。

由于缺乏監管、經濟成本較高等等原因,飛灰往往以各種形式偏離正規處置渠道?!坝行┑胤教幚聿灰幏?,把飛灰跟爐渣混合?!敝袊鞘薪ㄔO研究院總工程師徐海云接受南方周末記者采訪時提到,“因為爐渣不是危險廢物,它們被一起放到了衛生填埋場?!迸c危廢填埋場相比,普通的生活垃圾填埋場(即衛生填埋場)防滲功能相對較弱,飛灰混雜其中,遇到填埋場中存在的污水,就有被浸出的可能。

另一種情況是,飛灰經過預處理運到衛生填埋場之后,未被按要求單獨填埋?!坝械脑诓僮鞯臅r候就把它與垃圾混起來了?!蓖瑵髮W危險廢物處理與資源化研究所所長何品晶教授說。

2005年11月,國際著名學術期刊Journal of Hazardous Materials刊載了一篇來自臺灣正修科技大學化學與材料工程系學者的論文。該論文關注了臺灣一座處置生活垃圾焚燒飛灰和爐渣固化體的垃圾填埋場中二惡英類物質的分布情況。研究結果發現相較于城市土壤,填埋場表層土的PCDD/Fs含量高出了460倍,表明填埋場土壤已經被PCDD/Fs污染,且污染區已向下擴展到了深層土壤(點擊“閱讀原文”可查看該論文)。作者進一步確定,填埋場PCDD/Fs污染的來源就是垃圾焚燒飛灰固化體,因為通過對填埋場土壤和固化體的PCDD/Fs進行指紋特征分析,發現兩者具有相似的特征。

中游監測井地下水濃度是上游和下游的3倍以上,表明填埋場對于附近的水環境是一個潛在的PCDD/F排放源。

綜上所述,作者警告,倘若沒有合適的控制和管理,飛灰固化體填埋場不僅會嚴重危害周邊環境,也會損害遠處居民的健康,因為PCDD/Fs可能會通過大氣運輸和沉降影響遠處的區域,這一點值得重視。

四、垃圾填埋場千瘡百孔,滲濾液已經進入地下水

據中國環境監測總站2001年對47個環境保護重點城市生活垃圾處理場調查表明,幾乎所有垃圾填埋場排放的污染物,均未達到國家有關污染控制標準。

北京市大型垃圾填埋場普遍發生滲漏污染。2002年,北京市市政管委會委托包括趙章元在內的一個研究小組,對北京市的阿蘇衛、北神樹等幾個大型垃圾填埋場周邊的地下水質進行檢測,結果發現由垃圾填埋場滲漏出來的有毒物質已經污染到了地表30米以下的地下水。2002年,趙章元帶領學生搜集了全國300多個重點城市的垃圾填埋場對地下水污染的資料得出結論:普遍發生滲漏。

我國平均在每個填埋場內發現防滲層漏洞數量約為34個;按照面積計算,平均每平方公里1700個,在其中一個底部面積僅為2.5萬平方米的填埋場內,檢測出來5厘米以上漏洞有185個。假設填埋場其他設施性能保持良好,一個直徑25厘米漏洞滲濾液的滲漏量可達15公斤/日,約5.4噸/年。推算,我國因填埋場防滲層破損滲漏進地下水的COD將達到2386噸/年。

另外,據調查,中國大多數填埋場導排系統已經失效,填埋場內積水嚴重,滲濾液水力壓頭遠遠超過推算值。2011年,環保部出臺《全國地下水污染防治規劃》,指出部分垃圾填埋場滲濾液嚴重污染地下水。需要指出的是,這些含高濃度有機污染物的滲濾液所進入的地下水體,其污染特征具有發現困難、污染效應滯后,以及污染修復困難的特點。

五、垃圾填埋場是定時炸彈,填埋飛灰的垃圾填埋場有可能成為不定時的核彈

從原始落后的垃圾自然填埋,到近代發展起來的衛生填埋,填埋是城市處理垃圾的常用方法,簡便實用。近年來,垃圾填埋場的兩大弊病也已日益突出:占地面積大,環境污染重。有研究認為,被稱作“地球毒瘤”的填埋場,即便是就地封場,也將是一顆定時炸彈。
加拿大科學家研究表明,垃圾填埋場附近的人群,患腫瘤類病和呼吸系統類疾病的發病率明顯增多。英國科學家對9565個垃圾填埋場附近(2公里內)出生的820萬個嬰兒調查后發現,患先天缺陷、脊柱裂的嬰兒明顯增多。在每年出生的1萬多個患先天缺陷的嬰兒中,有3420個體重過輕或偏輕、脊柱裂的嬰兒與垃圾填埋場有關。

垃圾填埋場已經成為了“地球毒瘤”、“定時炸彈”,含有最毒的無機物“重金屬”和最毒的有機物“二噁英”的垃圾焚燒飛灰一旦無序進入普通垃圾填埋場,這將對垃圾填埋場周邊的人群是一場災難,其災難性后果不亞于“不定時的核彈”。

最后,我們呼吁政府和各界環保人士高度關注飛灰填埋情況,否則飛灰填埋(掩埋)將遺禍萬年,將像霧霾一樣將成為重大環保問題,成為大地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