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處置危險廢物最重可處死刑 環評造假或入刑 政府指使篡改數據同屬犯罪 重金屬污染入罪標準細化

篡改、偽造自動監測數據或干擾監測設施明年起將入刑。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昨日發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首次將環境監測數據造假行為納入污染環境罪。最高法院有關負責人說,這是加大打擊大氣污染犯罪之舉。

上一版環境污染刑事案件司法解釋是2013年公布,時隔三年半之后司法解釋再次修改。最高法院研究室主任顏茂昆介紹,這是因為近年來又出現一些新問題,如危險廢物犯罪呈現出產業化跡象,大氣污染犯罪取證困難,篡改、偽造自動監測數據和破壞環境質量監測系統的刑事規制存在爭議,等等。

此次司法解釋明年1月1日起施行。針對環境監測數據造假問題,首次將其納入“嚴重污染環境”行為,可構成污染環境罪?,F行環保法等法律中,監測數據造假只涉及行政違法行為。同時,細化重金屬污染環境的入罪標準。鑒于各類重金屬在毒害性程度方面存在明顯差異,經從環境學、環境醫學角度綜合考量,明確“排放、傾倒、處置含鉛、汞、鎘、鉻、砷、鉈、銻的污染物,超過國家或者地方污染物排放標準三倍以上”,或者“排放、傾倒、處置含鎳、銅、鋅、銀、釩、錳、鈷的污染物,超過國家或者地方污染物排放標準十倍以上的”,應當認定為“嚴重污染環境”。

四大焦點

1.篡改監測數據處罰門檻抬高  政府指使篡改數據同屬犯罪

此次司法解釋有關監測數據造假的罪名有兩個:污染環境罪、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第一條規定,重點排污單位篡改、偽造自動監測數據或者干擾自動監測設施,排放化學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污染物的,應當認定為“嚴重污染環境”。第十條則把篡改監測數據行為納入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并規定,同時構成污染環境罪和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的,從重處罰。

兩者有何區別?環保部政策法規司司長別濤對南都記者解釋,對構成污染環境罪、后果特別嚴重的,按刑法處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對構成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后果特別嚴重的,則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相當于抬高了篡改監測數據的處罰門檻,最低5年?!?/p>

政府沒有親自參與,但指使、授意篡改環境監測數據是否構成犯罪?別濤說,此次司法解釋第一條規定主要針對企業污染源的數據作假問題,第十條則把政府及其部門的干涉也納入構成犯罪行為的范圍。針對環境質量監測系統,實施修改參數或監測數據,干擾采樣致使監測數據失真的,以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論處。強令、指使、授意他人實施以上行為的,同樣構成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

上述所說“環境質量監測系統”是針對某個區域的大氣、水等環境質量的監測,而不是針對某個具體企業的監測。別濤表示,現在全國338個地級以上城市共建成大氣和水兩套監控網絡。大氣方面有1436個國控環境空氣重點監控點位,水方面有2767個國控水環境質量的監測斷面。環境質量監測數據的作假問題,實際離不開當地政府和環保部門的干預。他舉例,今年西安空氣質量監測站幾個子站的行為就非常惡劣。據新華社報道,涉事的西安市環保局長安分局工作人員將空氣采樣器用棉紗堵塞,干擾自動監測系統工作。

2危險廢物犯罪最重可處死刑  違規處置含毒物質或同時觸犯污染環境罪與投放危險物質罪

顏茂昆介紹,實踐中,危險廢物犯罪行為人分工明確,相互配合,呈現出明顯的產業化跡象,甚至形成“一條龍”作業。別濤也表示,非法排放、傾倒危險廢物問題等在化工小企業眾多的江蘇、浙江尤為突出。

對此,不僅要依法懲治直接污染環境的行為人,更要打源頭、追幕后,依法追究危險廢物提供者的刑事責任。此次司法解釋第七條重申對環境污染犯罪的共同犯罪處理規則,規定明知他人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向其提供或者委托其收集、貯存、利用、處置危險廢物,嚴重污染環境的,以共同犯罪論處。

別濤告訴南都記者,此次司法解釋中涉及危險廢物犯罪的罪名還有投放危險物質罪。違規排放、傾倒、處置含有毒害性、放射性、傳染病病原體等物質的污染物,可能同時觸犯污染環境罪與投放危險物質罪。按《刑法》規定,投放危險物質罪尚未構成嚴重后果的,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重傷、死亡或者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也就是說,危險廢物犯罪最重可處死刑?!?/p>

3重污染天氣排污將從重處罰  新增多項規定打擊大氣污染犯罪,讓犯罪行為人得不償失

顏茂昆說,大氣污染犯罪與水、土壤污染犯罪的一大特點是取證非常難。此次司法解釋新增若干規定加大打擊大氣污染犯罪力度。

數據造假入刑是其中一個重要規定?!安还苣闩欧帕硕嗌?,實際上這個也很難去查,但只要有了篡改、偽造數據的行為,有了干擾自動監測設施的行為,就推定為嚴重污染環境,可構成污染環境罪?!鳖伱フf。

在重污染天氣預警期間違反國家規定排放、傾倒、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或者其他有害物質的,也將從重處罰。此外,此次司法解釋將“違法減少防治污染設施運行支出一百萬元以上”“違法所得三十萬元以上”增加規定為“嚴重污染環境”情形,確保讓犯罪行為人得不償失。

4明確追究環評造假刑事責任  以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或者出具證明文件重大失實罪處罰

別濤對南都記者介紹,吸取天津爆炸事件的教訓,此次司法解釋明確環評造假的刑事責任追究問題。其中第九條規定:環境影響評價機構或其人員,故意提供虛假環境影響評價文件,情節嚴重的,或者嚴重不負責任,出具的環境影響評價文件存在重大失實,造成嚴重后果的,以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或者出具證明文件重大失實罪定罪處罰。

按《刑法》規定,構成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并處罰金。構成出具證明文件重大失實罪,造成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已于2016年11月7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698次會議、2016年12月8日由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二屆檢察委員會第58次會議通過,現予公布,自2017年1月1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2016年12月23日

法釋〔2016〕29號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2016年11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698次會議、2016年12月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二屆檢察委員會第58次會議通過,自2017年1月1日起施行)

為依法懲治有關環境污染犯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現就辦理此類刑事案件適用法律的若干問題解釋如下:

第一條 實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規定的行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嚴重污染環境”:

(一)在飲用水水源一級保護區、自然保護區核心區排放、傾倒、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的;

(二)非法排放、傾倒、處置危險廢物三噸以上的;

(三)排放、傾倒、處置含鉛、汞、鎘、鉻、砷、鉈、銻的污染物,超過國家或者地方污染物排放標準三倍以上的;

(四)排放、傾倒、處置含鎳、銅、鋅、銀、釩、錳、鈷的污染物,超過國家或者地方污染物排放標準十倍以上的;

(五)通過暗管、滲井、滲坑、裂隙、溶洞、灌注等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放、傾倒、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的;

(六)二年內曾因違反國家規定,排放、傾倒、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受過兩次以上行政處罰,又實施前列行為的;

(七)重點排污單位篡改、偽造自動監測數據或者干擾自動監測設施,排放化學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污染物的;

(八)違法減少防治污染設施運行支出一百萬元以上的;

(九)違法所得或者致使公私財產損失三十萬元以上的;

(十)造成生態環境嚴重損害的;

(十一)致使鄉鎮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取水中斷十二小時以上的;

(十二)致使基本農田、防護林地、特種用途林地五畝以上,其他農用地十畝以上,其他土地二十畝以上基本功能喪失或者遭受永久性破壞的;

(十三)致使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死亡五十立方米以上,或者幼樹死亡二千五百株以上的;

(十四)致使疏散、轉移群眾五千人以上的;

(十五)致使三十人以上中毒的;

(十六)致使三人以上輕傷、輕度殘疾或者器官組織損傷導致一般功能障礙的;

(十七)致使一人以上重傷、中度殘疾或者器官組織損傷導致嚴重功能障礙的;

(十八)其他嚴重污染環境的情形。

第二條 實施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四百零八條規定的行為,致使公私財產損失三十萬元以上,或者具有本解釋第一條第十項至第十七項規定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致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或者嚴重危害人體健康”或者“致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或者造成人身傷亡的嚴重后果”。

第三條 實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第三百三十九條規定的行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后果特別嚴重”:

(一)致使縣級以上城區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取水中斷十二小時以上的;

(二)非法排放、傾倒、處置危險廢物一百噸以上的;

(三)致使基本農田、防護林地、特種用途林地十五畝以上,其他農用地三十畝以上,其他土地六十畝以上基本功能喪失或者遭受永久性破壞的;

(四)致使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死亡一百五十立方米以上,或者幼樹死亡七千五百株以上的;

(五)致使公私財產損失一百萬元以上的;

(六)造成生態環境特別嚴重損害的;

(七)致使疏散、轉移群眾一萬五千人以上的;

(八)致使一百人以上中毒的;

(九)致使十人以上輕傷、輕度殘疾或者器官組織損傷導致一般功能障礙的;

(十)致使三人以上重傷、中度殘疾或者器官組織損傷導致嚴重功能障礙的;

(十一)致使一人以上重傷、中度殘疾或者器官組織損傷導致嚴重功能障礙,并致使五人以上輕傷、輕度殘疾或者器官組織損傷導致一般功能障礙的;

(十二)致使一人以上死亡或者重度殘疾的;

(十三)其他后果特別嚴重的情形。

第四條 實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第三百三十九條規定的犯罪行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從重處罰:

(一)阻撓環境監督檢查或者突發環境事件調查,尚不構成妨害公務等犯罪的;

(二)在醫院、學校、居民區等人口集中地區及其附近,違反國家規定排放、傾倒、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或者其他有害物質的;

(三)在重污染天氣預警期間、突發環境事件處置期間或者被責令限期整改期間,違反國家規定排放、傾倒、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或者其他有害物質的;

(四)具有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企業違反國家規定排放、傾倒、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或者其他有害物質的。

第五條 實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第三百三十九條規定的行為,剛達到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標準,但行為人及時采取措施,防止損失擴大、消除污染,全部賠償損失,積極修復生態環境,且系初犯,確有悔罪表現的,可以認定為情節輕微,不起訴或者免予刑事處罰;確有必要判處刑罰的,應當從寬處罰。

第六條 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從事收集、貯存、利用、處置危險廢物經營活動,嚴重污染環境的,按照污染環境罪定罪處罰;同時構成非法經營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實施前款規定的行為,不具有超標排放污染物、非法傾倒污染物或者其他違法造成環境污染的情形的,可以認定為非法經營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認為是犯罪;構成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等其他犯罪的,以其他犯罪論處。

第七條 明知他人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向其提供或者委托其收集、貯存、利用、處置危險廢物,嚴重污染環境的,以共同犯罪論處。

第八條 違反國家規定,排放、傾倒、處置含有毒害性、放射性、傳染病病原體等物質的污染物,同時構成污染環境罪、非法處置進口的固體廢物罪、投放危險物質罪等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第九條 環境影響評價機構或其人員,故意提供虛假環境影響評價文件,情節嚴重的,或者嚴重不負責任,出具的環境影響評價文件存在重大失實,造成嚴重后果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第二百三十一條的規定,以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或者出具證明文件重大失實罪定罪處罰。

第十條 違反國家規定,針對環境質量監測系統實施下列行為,或者強令、指使、授意他人實施下列行為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六條的規定,以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論處:

(一)修改參數或者監測數據的;

(二)干擾采樣,致使監測數據嚴重失真的;

(三)其他破壞環境質量監測系統的行為。

重點排污單位篡改、偽造自動監測數據或者干擾自動監測設施,排放化學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污染物,同時構成污染環境罪和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從事環境監測設施維護、運營的人員實施或者參與實施篡改、偽造自動監測數據、干擾自動監測設施、破壞環境質量監測系統等行為的,應當從重處罰。

第十一條 單位實施本解釋規定的犯罪的,依照本解釋規定的定罪量刑標準,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定罪處罰,并對單位判處罰金。

第十二條 環境保護主管部門及其所屬監測機構在行政執法過程中收集的監測數據,在刑事訴訟中可以作為證據使用。

公安機關單獨或者會同環境保護主管部門,提取污染物樣品進行檢測獲取的數據,在刑事訴訟中可以作為證據使用。

第十三條 對國家危險廢物名錄所列的廢物,可以依據涉案物質的來源、產生過程、被告人供述、證人證言以及經批準或者備案的環境影響評價文件等證據,結合環境保護主管部門、公安機關等出具的書面意見作出認定。

對于危險廢物的數量,可以綜合被告人供述,涉案企業的生產工藝、物耗、能耗情況,以及經批準或者備案的環境影響評價文件等證據作出認定。

第十四條 對案件所涉的環境污染專門性問題難以確定的,依據司法鑒定機構出具的鑒定意見,或者國務院環境保護主管部門、公安部門指定的機構出具的報告,結合其他證據作出認定。

第十五條 下列物質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規定的“有毒物質”:

(一)危險廢物,是指列入國家危險廢物名錄,或者根據國家規定的危險廢物鑒別標準和鑒別方法認定的,具有危險特性的廢物;

(二)《關于持久性有機污染物的斯德哥爾摩公約》附件所列物質;

(三)含重金屬的污染物;

(四)其他具有毒性,可能污染環境的物質。

第十六條 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以營利為目的,從危險廢物中提取物質作為原材料或者燃料,并具有超標排放污染物、非法傾倒污染物或者其他違法造成環境污染的情形的行為,應當認定為“非法處置危險廢物”。

第十七條 本解釋所稱“二年內”,以第一次違法行為受到行政處罰的生效之日與又實施相應行為之日的時間間隔計算確定。

本解釋所稱“重點排污單位”,是指設區的市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依法確定的應當安裝、使用污染物排放自動監測設備的重點監控企業及其他單位。

本解釋所稱“違法所得”,是指實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第三百三十九條規定的行為所得和可得的全部違法收入

本解釋所稱“公私財產損失”,包括實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第三百三十九條規定的行為直接造成財產損毀、減少的實際價值,為防止污染擴大、消除污染而采取必要合理措施所產生的費用,以及處置突發環境事件的應急監測費用。

本解釋所稱“生態環境損害”,包括生態環境修復費用,生態環境修復期間服務功能的損失和生態環境功能永久性損害造成的損失,以及其他必要合理費用。

本解釋所稱“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是指未取得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或者超出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經營范圍。

第十八條 本解釋自2017年1月1日起施行。本解釋施行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13〕15號)同時廢止;之前發布的司法解釋與本解釋不一致的,以本解釋為準。

文章來源: 南都記者程思煒 企事業環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