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人類的好日子已經不多了

20170116063050_17775.jpg

本文是多年前莫言在東亞文學論壇上的演講,演講題目為:《哪些人是有罪的》。有人說,僅憑這篇演講,莫言就應該獲得諾獎。 人類社會鬧鬧哄哄,亂七八糟,燈紅酒綠,聲色犬馬,看上去無比的復雜,但認真一想,也不過是貧困者追求富貴,富貴者追求享樂和刺激?;旧暇褪沁@么一點事兒。 中國古代有個大賢人司馬遷說過:“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敝袊氖ト丝追蜃诱f過:“富與貴,人之所欲也;貧與賤,人之所惡也?!敝袊睦习傩照f:“窮在大街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睙o論是圣人還是百姓,無論是知識分子還是文盲,都對貧困和富貴的關系有清醒的認識。 為什么人們厭惡貧困?因為貧困者不能盡情地滿足自己的欲望。無論是食欲還是性欲,無論是虛榮心還是愛美之心,無論是去醫院看病不排隊,還是坐飛機頭等艙,都必須用金錢來滿足,用金錢來實現。為什么人們厭惡貧困?因為貧困者不能盡情地滿足自己的欲望。無論是食欲還是性欲,無論是虛榮心還是愛美之心,無論是去醫院看病不排隊,還是坐飛機頭等艙,都必須用金錢來滿足,用金錢來實現。 富是因為有錢,貴是因為出身、門第和權力。當然,有了錢,也就不愁貴,而有了權力似乎也不愁沒錢。因為富與貴是密不可分的,可以合并為一個范疇。貧困者羨慕并希望得到富貴,這是人之常情,也是正當的欲望。富貴是人的正當欲望,但不用正當的方法得到的富貴是不應該享受的。

貧困是人人厭惡的,但不用正當的手段擺脫貧困是不可取的。但現實生活中,用不正當的方式脫貧致富的人比比皆是,用不正當的方式脫貧致富但沒受到懲罰的人比比皆是,雖然痛罵著那些用不正當的方式脫貧致富了的人,但只要自己有了機會也會那樣做的人更是比比皆是。 人類的欲望是填不滿的黑洞,窮人有窮人的欲望,富人有富人的欲望。漁夫的老婆起初的欲望只是想要一只新木盆,但得到了新木盆后,她馬上就要木房子,有了木房子,她要當貴婦人,當了貴婦人,她又要當女皇,當上了女皇,她又要當海上的女霸王,讓那條能滿足她欲望的金魚做她的奴仆,這就越過了界限,如同吹肥皂泡,吹得過大,必然爆破。 凡事總有限度,一旦過度,必受懲罰,這是樸素的人生哲學,也是自然界諸多事物的規律。 民間流傳的許多具有勸誡意義的故事都在提醒人們克制自己的欲望。據說印度人為捕捉猴子,制作一種木籠,籠中放著食物。猴子伸進手去,抓住食物,手就拿不出來。要想拿出手來,必須放下食物,但猴子絕對不肯放下食物。猴子沒有“放下”的智慧。人有“放下”的智慧嗎?有的人有,有的人沒有。有的人有的時候有,有的人有的時候沒有。人總是會有一些舍不得放下的東西,這就是人的弱點,也是人的豐富性所在。 一百多年前,中國的先進知識分子曾提出科技救國的口號,三十多年前,中國的政治家提出科技興國的口號。但時至今日,我感到人類面臨著的最大危險,就是日益先進的科技與日益膨脹的人類貪欲的結合。在人類貪婪欲望的刺激下,科技的發展已經背離了為人的健康需求服務的正常軌道,而是在利潤的驅動下瘋狂發展以滿足人類的——其實是少數富貴者的病態需求。 

20170116063213_52698.jpg

人類正在瘋狂地向地球索取。 我們把地球鉆得千瘡百孔,我們污染了河流,海洋和空氣,我們擁擠在一起,用鋼筋和水泥筑起稀奇古怪的建筑,將這樣的場所美其名曰城市,我們在這樣的城市里放縱著自己的欲望,制造著永難消解的垃圾。 與鄉下人比起來,城里人是有罪的;與窮人比起來,富人是有罪的;與老百姓比起來,官員是有罪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官越大,罪越大。因為官越大,排場越大,欲望越大,耗費的資源就越多。 與不發達國家比起來,發達國家是有罪的,因為發達國家的欲望更大,發達國家不僅在自己的國土上胡折騰,而且還到別的國家里,到公海上,到北極和南極,到月球上,到太空里去瞎折騰。地球四處冒煙,渾身顫抖,大海咆哮,沙塵飛揚,旱澇不均等等惡癥候,都與發達國家在貪婪欲望刺激下的科技病態發展有關。 在這樣的時代,我們的文學其實擔當著重大責任,這就是拯救地球拯救人類的責任,我們要用我們的作品告訴人們,尤其是那些用不正當手段獲得了財富和權勢的富貴者們,他們是罪人,神靈是不會保佑他們的。我們要用我們的作品告訴那些虛偽的政治家們,所謂的國家利益并不是至高無上的,真正至高無上的是人類的長遠利益。 我們要用我們的作品告訴那些有一千條裙子,一萬雙鞋子的女人們,她們是有罪的;我們要用我們的作品告訴那些有十幾輛豪華轎車的男人們,他們是有罪的;我們要告訴那些置買了私人飛機私人游艇的人,他們是有罪的,盡管在這個世界上有了錢就可以為所欲為,但他們的為所欲為是對人類的犯罪,即便他們的錢是用合法的手段掙來的。 我們要用我們的文學作品告訴那些暴發戶們、投機者們、掠奪者們、騙子們、小丑們、貪官們、污吏們,大家都在一條船上,如果船沉了,無論你身穿名牌、遍體珠寶,還是衣衫襤褸、不名一文,結局都是一樣的。 我們應該用我們的文學作品向人們傳達許多最基本的道理: 譬如房子是蓋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如果房子蓋了不住,那房子就不是房子。我們要讓人們記起來,在人類沒有發明空調之前,熱死的人并不比現在多。在人類沒有發明電燈前,近視眼遠比現在少。在沒有電視前,人們的業余時間照樣很豐富。有了網絡后,人們的頭腦里并沒有比從前儲存更多的有用信息;沒有網絡前,傻瓜似乎比現在少。 

20170116063254_94100.png

交通的便捷使人們失去了旅游的快樂,通訊的快捷使人們失去了通信的幸福,食物的過剩使人們失去了吃的滋味,性的易得使人們失去戀愛的能力。沒有必要用那么快的速度發展,沒有必要讓動物和植物長得那么快,因為動物和植物長得快了就不好吃,就沒有營養,就含有激素和其它毒藥。在資本、貪欲、權勢刺激下的科學的病態發展,已經使人類生活喪失了許多情趣且充滿了危機。 悠著點,慢著點,十分聰明用五分,留下五分給子孫。 維持人類生命的最基本的物質是空氣、陽光、食物和水,其他的都是奢侈品,當然,衣服和住房也是必要的。人類的好日子已經不多了。當人們在沙漠中時,就會明白水和食物比黃金和鉆石更珍貴,當地震和海嘯發生時,人們才會明白,無論多么豪華的別墅和公館,在大自然的巨掌里都是一團泥巴;當人類把地球折騰得不適合居住時,那時,什么國家、民族、政黨、股票,都變得毫無意義,當然,文學也毫無意義。 我們的文學真能使人類的貪欲,尤其是國家的貪欲有所收斂嗎?結論是悲觀的,盡管結論是悲觀的,但我們不能放棄努力,因為,這不僅僅是救他人,同時也是救自己。

 文章來源:讀書與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