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灰“埋即安”嗎?

目前填埋技術是生活垃圾焚燒飛灰處置的一大方向,飛灰經過填埋后,雖然有點“眼不見為凈”的意思,但目前填埋方式下的“隱患”確實一直存在。今年兩會期間,飛灰填埋亂象受到人大代表關注,提交了關于制定生活垃圾焚燒飛灰監管政策強化飛灰監管的建議。 

20180323073157_31931.png

飛灰的產生

      飛灰是垃圾焚燒發電廠煙氣凈化系統收集而得的殘余物,其中含有重金屬、苯系物、二噁英等污染物,屬于危險廢棄物(HW18)。 

20180323073844_56636.png

現在垃圾焚燒爐主要有兩種工藝,機械爐排爐工藝產生的飛灰約占垃圾焚燒量的3%-5%,含氯量為12%-20%,循環流化床工藝產生的飛灰約占垃圾焚燒量的10%-15%,含氯量為3%-5%。在當下,我國大部分飛灰都為爐排爐工藝產生的高氯飛灰,較高的含氯量,也為飛灰處置增加了很多困難。 填埋亂象

      目前,垃圾焚燒飛灰的處置多采用螯合填埋技術,但是在螯合過程中,因為所用螯合劑的針對性,難以保證重金屬和二噁英同時穩定,而且氯基本不會被穩定。并且由于螯合劑的的時效性,難以保證飛灰在填埋后長期保持穩定狀態,尤其是在后期雨水的沖刷下,飛灰中的氯會攜帶飛灰中的有毒有害成分進入到垃圾滲濾液中,使垃圾滲濾液中的鹽含量及有毒成分大量增加,嚴重時將導致垃圾填埋場滲濾液處理設施崩潰。

另外,由于飛灰在處理及填埋過程中缺乏監管、經濟成本較高等等原因,飛灰往往以各種形式偏離正軌處理渠道。

有些地方處理不規范,把飛灰跟爐渣混合。因為爐渣不是危險廢物,它們被一起放到了衛生填埋場。與危廢填埋場相比,普通的生活垃圾填埋場(即衛生填埋場)防滲功能相對較弱,飛灰混雜其中,遇到填埋場中存在的污水,其中的有毒有害物質就有被浸出的可能。另一種情況是,飛灰經過預處理運到衛生填埋場之后,未被按要求單獨填埋。而是在操作的時候就把它與垃圾混起來了,也就導致了飛灰中有毒有害物質的析出。 

20180323074733_64654.png

另一方面,大多數垃圾填埋場設施簡單。垃圾填埋必須用厚厚的聚乙烯薄膜鋪設防漏層,防止垃圾的滲漏液滲透和污染地下水。然而中國垃圾填埋場普遍存在滲透問題,沒有一個能達到國家污染控制標準。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有關部門對全國100多個城市的垃圾填埋場進行了調查,結果發現當時中國所有的垃圾填埋場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滲透問題,按照地下水污染物濃度的不同來劃分,受到較重污染的城市占64%,受輕污染的城市占33%。雖然現在有些城市采用一層甚至兩層防滲膜來防止滲透,但是由于一些危險廢棄物也被填埋,幾十年以后,垃圾填埋場仍會污染環境。 兩會提案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陜西省律師協會副會長方燕向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提交了關于制定生活垃圾焚燒飛灰監管政策強化飛灰監管的建議。 

20180323075037_56999.png

建議寫道,“垃圾圍城”已經成為一個突出的環境問題,清華大學環境學教授劉建國曾表示“控制生活垃圾焚燒‘最后一公里’污染的重點應該轉向飛灰處理,否則將為我國固體廢物環境管理埋下一顆‘定時炸彈’?!?/p>

據統計,2015年全國垃圾焚燒量為6811萬噸,飛灰產生量已高達395萬噸,占到全國危廢產生量的1/10。但是,經調研了解安徽、江蘇、浙江91座垃圾焚燒廠飛灰處置相關情況,發現80%的垃圾焚燒廠都分別存在飛灰處置場所沒有做好防護措施、混合填埋、沒有袋裝、沒有危險廢物標簽等問題,環保部門對于飛灰處置的監管存在缺失,缺少監督性檢測,約有1/5地方環保局誤認為飛灰已經進行了“豁免”,不按照危險廢物管理。

      事實上,近年來,中央政府已經意識到飛灰處置的重要性,并出臺多項政策法律文件規范飛灰處置環節。如在《國家危險廢物名錄》、《關于生活垃圾焚燒飛灰運輸適用政策的復函》、《生活垃圾焚燒污染控制標準》等文件中均對飛灰處置進行規范。但是,由于基于環境健康安全的飛灰處理政策、標準的缺失,現有法律文件的不完善、相關部門監管不力以及基層環保部門對于飛灰處理的“過程性豁免”的誤解,導致飛灰處置亂象橫生、普遍的垃圾焚燒廠飛灰超標填埋的情況等問題不僅無法得到解決反而愈演愈烈。

    “革故鼎新”,新技術

        由此可見,飛灰在目前的填埋方式下處置后并未將其隱患去除,反而影響了垃圾填埋場的正常運行。因此,在飛灰的處置上要符合生態文明建設的要求,提高填埋標準、做到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處置。 

20180323075209_18091.png

為將飛灰“三化”處置,北京中科國潤環??萍加邢薰径嗄暌詠碜灾餮邪l了飛灰水洗脫鹽(FWD)+水泥窯協同處置技術,該技術可將飛灰中可溶性的鹽及不可溶性的渣分離開來,可溶性的鹽可用于蒸發結晶制作工業鹽,不可溶性的渣及重金屬和二噁英則在藥劑的作用下穩定在固相中,經水泥窯進行高溫煅燒,在水泥窯高溫低氯的環境下,二噁英被完全分解,并且不再具備二次合成條件;重金屬則被固定在水泥晶格中,不在對外界產生危害,進而使飛灰做到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

20180323075350_45559.png

 由此可見,目前的飛灰填埋還未能解決飛灰存在的隱患,在我國飛灰氯含量高以及飛灰埋場監管力度不夠的條件下,飛灰將會對填埋場及周邊環境帶來一定的威脅。因此需要革故鼎新,采用飛灰水洗脫鹽(FWD)+水泥窯協同處置的方法,實現飛灰的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