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焚燒行業監督性監測情況如何?環保組織第三方觀察報告來了

前言

2019年10月25日環保組織蕪湖生態中心、自然之友和IPE在北京舉辦2019年垃圾焚燒行業信息公開研討會,吸引了來自媒體、公眾、學者、專家和環保組織50余人參與。會上發布了《428座生活垃圾焚燒廠監督性監測民間觀察報告》。

這是蕪湖生態中心連續發布的第五期垃圾焚燒行業民間觀察報告,與往年不同的是,這期報告特別聚焦在監督性監測責任履行方面,從政府監督性監測信息公開的角度切入,希望可以從一定程度上反映對于垃圾焚燒企業政府監管責任履行情況。

垃圾焚燒廠監督性監測實際是指“污染源監督性監測”,根據《生活垃圾焚燒污染控制標準》(GB18485-2014)規定,生態環境部門針對垃圾焚燒廠每個季度至少開展一次煙氣五項常規污染物、重金屬和熱灼減率監督性監測,煙氣二噁英每年至少開展一次。污染源監督性監測是由隸屬于國家、省、市、縣四級生態監測機構為主體,政府聘請的社會化生態環境監測服務機構為輔的監測方式。

污染源監督性監測數據是開展環境執法和環境管理的重要依據。為此,項目團隊通過觀察各級生態環境部門官網、各省市污染源監督性監測信息平臺和各級人民政府官網,核查統計垃圾焚燒廠監督性監測信息公開情況,并通過向基層環境部門郵寄履職申請促進執行與公開,統計觀察信息和政府答復,希望可以從一定程度上判斷垃圾焚燒廠監督性監測信息公開和執行情況。

監督性監測信息公開情況并不樂觀

2013年發布的《國家重點監控企業污染源監督性監測及信息公開辦法》規定了“污染源監測信息應該依法公開”,隨著重點排污單位的概念替代了國控企業,相應的監督性監測信息公開應該從其要求。同時,監督性監測信息作為政府執法中重要的依據理應公開。根據項目團隊觀察統計,全國已運行垃圾焚燒廠428座,觀察發現僅有270座垃圾焚燒廠或多或少被公開了監督性監測信息,也就是說依然存在164座垃圾焚燒廠監督性監測信息未被主動公開,約占已運行垃圾焚燒廠的37%。針對未公開的垃圾焚燒廠向管轄的生態環境部門郵寄信息公開申請,僅獲得了54座垃圾焚燒廠的監督性監測信息。


全國垃圾焚燒廠監督性監測信息公開情況

針對已經公開的或者獲取的垃圾焚燒廠監督性監測信息進行統計分析,發現,對于標準中規定必須要執行的常規污染物、重金屬、二噁英和熱灼減率,32%煙氣五項常規污染物和重金屬監測數據未能完整獲??;56%煙氣二噁英監測數據未能被獲??;僅16座熱灼減率監測數據被公開。標準中未明確要去執行的項目項目團隊獲知的信息更是少之又少,僅20座環境質量監測數據被公開;僅8座飛灰重金屬或者二噁英監測數據被公開。

監督性監測信息查詢困難

觀察發現,270座在網上被公開監督性監測信息的垃圾焚燒廠中,38座在各省市污染源監督性監測信息平臺公開;237座在各省市生態環境部門官網公開;11座在各級政府官網公開,其中16座存在多平臺公開的情況。大部分監督性監測信息公開不易被查詢,有公開垃圾焚燒廠監督性監測數據的27個省市中,僅重慶、安徽、福建、海南和河北5個省市通過各省污染源監督性監測信息平臺建立專門的板塊公開監督性監測信息,其他均需要多層級查詢。

查找各省市的污染源監督性監測信息,一般需要從生態環境部門或者人民政府官網作為入口,通過4-5層級才能找到相應的信息公開板塊。安徽省生態環境廳官網較為便捷,通過安徽省生態環境廳官網進入重點排污單位自行監測及監督性監測信息平臺,就可以通過搜索企業名查詢相應企業的監督性監測信息;湖南省最為復雜,需要進入“湖南省生態環境廳官網首頁>信息公開>重點領域>監督執法>污染源管理>污染源監督性監測數據公開”才可以通過下載EXCEL表格查找相應企業。

廣東省生態環境廳官網公示的監督性監測信息需要查看5個層級才能下載查看由于公眾關注的可能就是身邊的某一企業,而很多生態環境部門公示監督性監測信息按照開展的季度或者月度分廢氣、廢水或者危廢等制作文件直接上傳公示,造成相關文件過多不能直接搜索,很難查找某企業具體信息,無形中增加了查找相關信息人員的困難。不利于污染源監督性監測信息公開發揮威懾企業、引導公眾參與的效果。

未按照標準開展監督性監測存在各種理由

2018年5月,蕪湖生態中心開始重點關注到垃圾焚燒廠的監督性監測問題,通過觀察平臺、信息公開申請獲知監督性監測信息公開情況,針對未公開的生態環境部門進行履職申請。通過分析信息公開申請和履職申請答復了解到部分基層環境部門因為監測站能力不足(缺少相應的監測設備、監測站對于某些指標沒有認證)、執行省級監測方案但不符合“新標準”、企業未納入重排名錄因此未納入監測計劃等原因未能完善開展監督性監測。

近年來,由于我國環境政策的變化,重點排污單位替換了國控企業的概念,但重點排污單位監督性監測的相關要求卻未進一步明確。相關的法律法規與政策性文件,并未與現有的政策進行銜接,重點排污單位監督性監測的執行和信息公開是否依據國控企業的要求執行,在實踐中并無明確統一的做法。而根據《重點排污單位名錄管理規定(試行)》的規定,垃圾焚燒廠必須被納入重點排污單位進行監管。與此同時,新運行項目包括試生產項目和納入監測計劃開展監測之間的時間差需要被足夠重視。 


原三明市環保局稱部分項目因監測能力不足,僅開展部分監測項目的監督性監測

另一方面,《生活垃圾焚燒污染控制標準》(GB18485-2014)作為國家標準,具有強制性,也就是說省級或者市級的執行方案必須比標準嚴格,比標準計劃更多的監測次數或者項目,而不是遵從方案導致不符合標準。另外,對于客觀原因導致垃圾焚燒廠監督性監測工作未開展的,應該進一步改善和克服困難,例如對于生態環境部門所屬的環境監測機構不具備監測能力的情況,可以通過申請財政支持聘請具有相應資質的第三方監測機構開展。在克服困難的階段更需要思考的是替代性的解決方案,把對于監管執法的影響降到最低,這樣才能減少環境風險的產生。

垃圾焚燒廠監督性監測執行和信息公開情況一定程度上體現了生態環境部門對于垃圾焚燒廠的監管,環保組織從第三方的角度觀察分析希望可以客觀呈現整體情況,倡導生態環境部門重視垃圾焚燒廠的監管,完善執行監督性監測,并及時全面對外公開,以此為基礎充分調動社會力量,構建環境社會治理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