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灰填埋--避不開的環境風險

文章導讀

飛灰填埋猶如一枚環境中的“定時炸彈”,主要原因是在填埋處理和處置中存在"三個管理"和"一個根本"問題。管理問題:

1、飛灰螯合后監管缺失,飛灰豁免存隱憂;

2、低價競標,導致合理處置費用不能保障;

3、部分檢測機構把關不嚴。根本問題:填埋就是隱患。

隨著經濟的迅速發展,人們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生活垃圾產量也隨之越來越高,堆積如山的垃圾開始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垃圾-城市化進程不可避免的代謝產物,中國的垃圾產生量幾乎可以問鼎世界首位,垃圾成為了我們最厭惡的東西。目前我國垃圾年產量為四億噸。處理生活垃圾的主要方式為填埋,但由于填埋場地有限,我國面臨垃圾圍城的困境。
為解決這一困境,我國采用垃圾焚燒發電對生活垃圾進行處理。垃圾焚燒發電符合建設資源節約、環境友好型社會的發展方向,典型的循環經濟,一舉多得,益處多多。
       但是垃圾焚燒發電會產生底渣和飛灰,底渣屬于一般固廢可進行綜合利用處理,而飛灰卻因含有毒性較高的重金屬、二噁英,被國家規定為危險廢棄物(HW18)。隨著垃圾焚燒廠越建越多,垃圾處理量越來越大,垃圾焚燒產生的飛灰量也在逐年增加,2014年全國飛灰產量為400萬噸,預計至2020年全國飛灰產量達到1000萬噸。
       目前飛灰的處置方式主要有五種;水泥固化—危險廢棄物填埋場、螯合穩定固化—生活垃圾填埋場、熔融處理技術、燒結輕骨料處理技術及水泥窯協同處置飛灰技術等。由于穩定-固化-填埋這種方式,處理工藝成熟,操作簡單,所以我國目前飛灰處置仍以水泥固化—危險廢棄物填埋場、螯合穩定固化—生活垃圾填埋場這兩種方式為主。
        由于飛灰填埋處置過程中存在監管時效性差、處理成本高等原因,導致我國目前仍有大量飛灰沒有得到妥善處理,這些飛灰往往以各種形式偏離正規處置渠道;有的地方處理不規范,把飛灰跟爐渣混合,因為爐渣不是危險廢物,它們被一起填埋到生活垃圾填埋場。還有的地方將飛灰規范處理,運到生活垃圾填埋場,卻沒有按要求進行分區填埋。同時飛灰穩定-固化處理在環境中的穩定性差,有效處置年限不得而知,而飛灰中含有高毒性的重金屬、二噁英,一旦滲出將對人類健康、環境帶來巨大危害,因此飛灰填埋猶如一枚存在環境中的“定時炸彈”,時刻威脅著我們子孫后代所生存的環境和健康,我們需要清除這個巨大的安全隱患。

飛灰螯合后監管缺失,飛灰豁免存隱憂

垃圾焚燒過程中會產生大量飛灰,尤其是流化床焚燒技術,產生飛灰量是垃圾處理量的15%左右?,F今全國每年飛灰產生量超過400萬噸,隨著飛灰產量越來越大,如果將焚燒生活垃圾產生的飛灰按照危險廢棄物來處置,把全國危險廢棄物安全填埋廠全部庫容都用來處理生活垃圾焚燒飛灰都遠遠不夠。為給危險廢棄物填埋場減輕壓力,在2016年中國政府發布的新版《危廢名錄中》,對飛灰進行了限定性豁免,即規定經處理合格后的飛灰,可不必送入危險廢棄物填埋廠,允許進入生活垃圾填埋場。此舉雖大幅度減少了危險廢棄物填埋場的庫容壓力,但由于監管力量薄弱、監督時效性差,使得一些不合格、不達標的飛灰“渾水摸魚”趁機進入生活垃圾填埋場,造成環境污染。

20171102062309_25498.jpg

垃圾焚燒飛灰填埋方法優缺點 綜上所述,填埋方式本身存在風險,即使將監管力度、市場管理以及檢測機構追責的問題全部得到解決,也只是揚湯止沸,只能是暫時穩定飛灰填埋這枚“環境定時炸彈”。從根本上看飛灰固化填埋,并不能真正消除垃圾焚燒飛灰對環境帶來的危害,其在環境中長期不穩定性就如一顆定時炸彈,一旦爆炸后果不堪設想。所以這種不能達到無害化處置方式理應早日停止,通過采用一種零污染、零排放、資源化、無害化的處置方式---水泥窯協同處置飛灰,代替飛灰填埋處理。

水泥窯協同處置飛灰主要優勢在于飛灰組分中70%為鈣、硅、鋁、鐵等無機組分,能代替優質石灰石燒制水泥,30%為Cl-、K-、Na-制成鉀鹽和鈉鹽,可提純為工業級原料,在水泥窯內二噁英徹底去除、重金屬完全固化不溶出。處置過程中煙氣排放達標無二次飛灰、水循環利用無排放,真正做到飛灰永久消除,不存在環境遺留問題。

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日本一處垃圾飛灰填埋場發生了泄漏事故,滲漏液中高濃度的氯苯、汞等重金屬污染物對地下水和土壤造成嚴重污染。從而促使日本各界反省檢討,開始尋求新的可以消納垃圾飛灰的辦法,目前日本將目光投向了水泥窯協同處置飛灰處理方式上,水泥窯協同處置飛灰可以徹底的清除掉了飛灰填埋這枚“定時炸彈”,使子孫后代的生活不再存有隱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