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城市生活垃圾處理現狀分析

 2016年生活垃圾處理設施情況

1.1焚燒處理

2016年新投入運行的生活垃圾焚燒廠有30座,總規模約2.6萬噸/日(包括擴建規模),與2015年相比,有明顯增加。

截至2016年底,投入運行的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有250座,總處理能力為23.8萬噸/日,總裝機約為4906MW。其中采用爐排爐的焚燒發電廠有168座,合計處理能力達到16.5萬噸/日,裝機達到3040MW;其余主要為采用流化床的焚燒發電廠,總計有82座,合計處理能力為7.3萬噸/日,裝機達到1840MW(見下表)。

20170425053012_94020.jpg

目前國內的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主要分布在經濟發達地區和大城市,按照省級排列,江蘇省的處理能力最大,浙江省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數量最多。隨著經濟發展,我國內地有越來越多的城市選擇建設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

2016年我國生活垃圾焚燒發電的發展仍然以爐排爐為主,全部投入運行的爐排爐垃圾焚燒發電廠總能力為16.4萬噸/日,其中13家企業擁有的焚燒處理能力占總能力的68%,其中,中國光大國際有限公司的處理能力超過2萬噸/日,城投控股、重慶三峰環境產業集團有限公司、浙江偉明環保建成的焚燒處理能力超過1萬噸/日。這13家企業大部分為上市公司,既有中央企業, 也有地方國有企業,既有國有企業,也有民營企業, 既有國內上市企業,也有境外上市企業。13家企業分別是:光大國際(HK0257)、城投控股(SH600649)、重慶三峰環境產業集團有限公司、浙江偉明環保股份有限公司(SH603568)、中國節能環保集團公司、深圳能源(SZ000027)、瀚藍環境(SH600323)、綠色動力環保(HK01330)、粵豐環保(HK01381)、泰達股份(SZ000652)、中國天楹(SZ000035)、北京控股(HK00392)、浙江旺能環保股份有限公司。

1.2 衛生填埋處理

隨著生活垃圾焚燒處理技術的發展,城市生活垃圾填埋量開始出現下降趨勢。例如,江蘇省2014年城市生活垃圾填埋場共有28座,生活垃圾年填埋處理量455.22萬噸;2015年城市生活垃圾填埋場共計30座,生活垃圾年填埋處理量407.31萬噸;填埋處理量2015年比2014年下降10%以上。此外,由于城鄉生活垃圾處理一體化的推進,部分村鎮的生活垃圾進入城市生活垃圾填埋場,使得生活垃圾填埋處理量有明顯的增長。例如, 山東省2014年城市生活垃圾填埋場共計41座,生活垃圾年填埋處理量533.94萬噸;2015年城市生活垃圾填埋場共計39座,生活垃圾年填埋處理量794.84萬噸;填埋處理量2015年比2014年增長50%%以上。新投入運行的生活垃圾衛生填埋場數量仍主要集中在縣城。根據中國城市建設統計年鑒2015年有關縣城生活垃圾處理的統計,2015年運行的生活垃圾衛生填埋場有1108座,平均處理量約為116噸/日。未來幾年,服務鄉鎮的小型填埋場仍將維持增長態勢。

1.3 城鄉一體化生活垃圾處理

安徽省來安縣生活垃圾收運處理實現了全覆蓋(下見圖)。來安縣經濟發展水平屬于不發達地區,全縣人均GDP不到3萬元(2015年),低于安徽省的平均水平和國內平均水平。其值得總結的做法是,將全縣生活垃圾集中到滁州市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該廠由滁州皖能環保電力有限公司建設運營,設計處理能力700噸/日,總投資約2.59億元,2015年建成投產,服務范圍包括滁州市區以及鄰近的來安縣、全椒縣。來安縣距離滁州市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運距較遠的鄉鎮是半塔鎮,生活垃圾收運距離超過50千米。生活垃圾收集全部實現桶裝化,垃圾運輸通過招標實現企業化運營。

20170425053412_57318.jpg

安徽省來安縣鄉村生活垃圾全覆蓋

此外,由于生活垃圾運輸企業考慮到自身節約運輸費用的需要,會盡可能減少渣土以及可生物降解有機垃圾的集中收運。近半年的運行實踐表明,目前在鄉村生活垃圾收運全覆蓋的情況下,實際鄉村生活垃圾的人均日產量只有0.25千克左右,生活垃圾熱值高于城區居民生活垃圾熱值。盡管生活垃圾焚燒處理補貼費用降到45元/噸,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由于可獲得額外的規模效益、發電效益,同樣有積極性促進鄉村生活垃圾處理集中焚燒發電處理,最終實現多方共贏。

2 行業發展展望 2.1 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全面達標面臨考驗

2016年11月29日,環境保護部發布《關于實施工業污染源全面達標排放計劃的通知》(環環監2016〔172號〕) ,按照該通知要求,到2017年年底,鋼鐵、火電、水泥、煤炭、造紙、印染、污水處理廠、垃圾焚燒廠8個行業達標計劃實施要取得明顯成效,污染物排放標準體系和環境監管機制進一步完善,環境守法良好氛圍基本形成。到2020年年底,各類工業污染源持續保持達標排放,環境治理體系更加健全,環境守法成為常態。

2.2 舊垃圾場治理開始規劃

2017年1月6日,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環境保護部、農業部和水利部四部委發布《關于做好非正規垃圾堆放點排查工作的通知》(建辦村〔2017〕2號)。根據該通知,此次將排查陸地、河流(湖泊)和水利樞紐管理范圍內的非正規垃圾堆放點,并建立整治方案。相關部門要求,2017年6月底前完成排查工作,2020年年底完成集中整治工作。通常在現有垃圾得到有效治理的情況下,才能開始治理舊垃圾,舊垃圾場很多是所謂非正規垃圾點?,F有垃圾場得到有效治理即意味著現有垃圾處理能力不僅滿足當前產生的垃圾處理需要,還有一定的剩余能力處理舊垃圾場的垃圾。目前的現實是,現有垃圾處理能力嚴重不足。

2.3 農村垃圾由“治理”邁向“處理” 

目前農村生活垃圾管理目標多定位為“治理”,如2015年11月,住房城鄉建設部等部門發布“關于全面推進農村垃圾治理的指導意見”(建村〔2015〕170號)提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時,全國90%以上村莊的生活垃圾得到有效治理”。

2016年12月20日,國務院“十三五”節能減排綜合工作方案》(國發〔2016〕74號)指出,“加強生活垃圾回收處理設施建設,強化對生活垃圾分類、收運、處理的管理和督導,提升城市生活垃圾回收處理水平,全面推進農村垃圾治理,普遍建立村莊保潔制度,推廣垃圾分類和就近資源化利用,到2020年,90%以上行政村的生活垃圾得到處理?!?nbsp;

2.4 供給側改革大環境下推進垃圾回收利用

“供給側改革”是今后一段時期我國經濟發展改革的主要任務,所謂“供給側改革”就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其含義是用改革的辦法推進結構調整,減少無效和低端供給,擴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給。生活垃圾的回收利用同樣面臨這樣的近況,具體表現為廢品價格和需求呈下降趨勢。

2016年12月,習近平主席在中央深改組會議上提出要“普遍推行垃圾分類制度。2017年3月,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提出要“普遍推行垃圾分類制度”?!袄诸愔贫取钡木唧w內容還沒有公布,但我國推行生活垃圾分類的初衷主要是進一步提高生活垃圾的回收利用水平?!丁笆濉惫澞軠p排綜合工作方案》( 國發〔2016〕74號)指出,“推動餐廚廢棄物、建筑垃圾、園林廢棄物、城市污泥和廢舊紡織品等城市典型廢棄物集中處理和資源化利用,推進燃煤耦合污泥等城市廢棄物發電。選擇50個左右地級及以上城市規劃布局低值廢棄物協同處理基地,完善城市廢棄物回收利用體系,到2020年,餐廚廢棄物資源化率達到30%?!鄙罾械椭祻U棄物回收利用大多屬于“低端供給”,如何在供給側改革的大環境下推進垃圾回收利用,是認識挑戰也是現實挑戰。

(來源:中環協城市生活垃圾處理專業委員會)